汎彼柏舟.

取关随意此号只用来磕粮.

[鹤一期]同居三十题.(①.②)

[现pa.季节变更什么的不要在意!!傻白甜(?)的日常.ooc文笔渣多指教.]
①.相拥入眠.
偶尔一期一振对自己的室友—鹤丸国永怀有一种十分无奈的态度。
适逢冬季,外面飘飘然些雪花,窗上也液化出些朦胧的水珠,透过如此窗口看外面虽然覆盖满满一层白雪,但是城市的灯火通明却照耀着积雪反射出不同的色彩。
一期正在窗边惬意的捧着一杯热白开,氤氲的白气看起来分外温暖。此时耳畔却传来鹤丸的叫声。
“一期—好冷啊—”
不用想就知道又是无病呻吟,一期放下水杯,看向房间里在床上把自己裹成粽子的鹤丸。“我跟您送个热水袋来吧。”
“不要。”被窝里的人果断拒绝,“热水袋在怎么冷的冬天也会很快凉掉的!现在也到睡觉时间了,要不,我们两个一起抱着…”
“我马上去拿电热毯给您。”一期没等鹤丸说完他的想法,心里早就猜到他的阴谋,斩钉截铁道。
“别那么无情嘛—”
站在床边的一期突然感觉重心不稳,手臂被鹤丸抓住,一个趔趄倒在柔软的床上,拖鞋也被甩落。
一期刚刚要开口抱怨一下,被子就盖在了身上,还被一双温暖而有力的手臂抱住。
“这样就很暖和了,”鹤丸眨眨眼,金色的瞳仁在白光灯下忽闪忽闪的,“不是么。”
一期猛然对上鹤丸那双眼睛,以及他精致的面容,不得不说,鹤丸的脸部曲线十分柔和,皮肤又十分白皙。细细打量这张脸,一期还是第一次。
太近了,太靠近了…
一期在心里默念,故作随意的别过脸颊,不去看鹤丸的那张脸。
鹤丸注意到怀中人的反应,笑笑将一期搂的更紧:“那就睡吧,晚安。”

②.一同外出购物.
虽说购物这事儿男人一般不会去做,但是简单的生活必需品还是得适时去购回的。
推着手推车来到收银台,旁边的柜台上陈列着无数糖果。一期不禁想买点糖果,到时候回自己家里的时候带给自己的弟弟们吃,弟弟们都十分喜欢吃糖…
他的目光落到了一堆花花绿绿的看起来很像是糖果盒的包装上,琢磨着买那个口味比较好。
“诶—一期居然有这种趣味。”鹤丸注意到一期正在聚精会神看着什么东西,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。
一期不紧不慢的回应:“鹤丸先生您可能误解了,我是想给弟弟们买点糖…”
“原来你以为那个是糖果么。”鹤丸嘴角不禁上扬,骨子里的顽皮再次展现出来,他凑近了一期耳畔轻声讲到,“我以为你在暗示什么呢,那个可是,避,孕,套哦~。”
一期的耳垂瞬间因为羞赧而通红无比,保持自己一贯的微笑他仅仅只是面不改色笑用力踩了一下鹤丸的脚,后者不禁大叫出声。
“很疼啊!”
之后回到家鹤丸被一期教育了很久很久。

[鹤一期]game

[前些日子的日本的那个被称为魔鬼游戏的那个梗。本丸向,被婶婶带坏系列,已交往,ooc以及小学生文笔归我。]
-如能接受,请继续阅读。

夏日的风铃叮铃铃的响着。
一位身着白色的付丧神急急忙忙的踏着轻快的步伐跑过,带起的微风让刚刚安静下来一秒的风铃再次作响。
“吓到你了吧!一期,要玩游戏么。”鹤丸的声音听起来和夏日的蓝天一样明朗,“我刚刚从主上那里知道的,据说是多年前现世的一个很火热的游戏,来玩么?”
鹤丸殿下这么大了却还像一个小孩子似的,一期勾唇,还是答应了鹤丸的请求。
“那么这是个什么游戏?”一期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一脸兴高采烈的鹤丸。
鹤丸故作神秘的压低了声音:“我说一句‘我爱你’,你要回答‘再说一遍’,我们谁先笑了那么谁就输。怎么样?很有意思吧。”
“这也太…”
虽然两人确确实实已经交往了,但是在这样的大白天玩这种游戏,本丸里别的刀也会有目共睹,这样的话,总会觉得十分羞耻啊。
“不要紧,现在大部分刀都在远征…而且还有出阵的,本丸里留下来的刀并不多。”鹤丸察觉到一期的心思,安慰道。
一期沉吟不语,但是鹤丸委屈撒娇的样子实在是揪着他的心不放。
最终他还是软下心来:“去房里…就这一次。”

他们就那样面对面的站在一起,无论是鹤丸还是一期直直盯着对方的双眼都会感到心跳怦然。
“我开始了哦。”鹤丸打破了短时间的沉默,在得到一期的点头应允之后,他开口道,“我爱你。”
“再说一遍。”话语落入一期耳畔,他吞咽唾沫,刻意躲开鹤丸炯炯的眼眸。
“我爱你。”这次鹤丸压低了声线,金色的眸子追随着一期漂移的目光。
一期不敢看他的双眼,一旦相视了,他耳垂的红霞定然就会蔓延至白净的脸颊,也一定会情不自禁唇角上扬:“再说一遍。”
“我爱你。”
“再说一遍。”
如此往来了三个回合,鹤丸看着一期紧闭的双眼:“睁开眼睛哦一期,不然算你作弊了。”
一期刚刚挣开眼,鹤丸的目光便闯入了他的视线:“我爱你。”
这一次鹤丸的声音格外深情,逼的一期脑袋下意识一空:“我也爱…”

“你说错了哦!”鹤丸突然看着一期笑了起来,“是‘再说一遍’,所以你输了哟。”
一期这才陡然意识到,虽然自己没有笑,但是因为入戏太深而口误说错:“那么,惩罚是什么呢。”
“至于惩罚么…”鹤丸靠近了一期,抚上他白皙的脸颊,指尖轻抚他柔软的唇,舌尖舔舔自己干涩的唇瓣,“就当给我一个奖励吧!”
语罢他便吻上了那双唇,鹤丸的吻有些霸道,粗暴的掠夺着一期嘴里的空气,舌尖厮磨,唇齿之间缠绵。一期唇边来不及交换的津液亮晶晶的淌下,身体也不禁软了下去。鹤丸扶住一期的腰,却依旧没有停下这个绵长的吻。
“二位大人,出阵命令来了!”
门外突然响起的声音,让缠绵的两人被迫放开了对方。

之后本丸就没有人见过狐之助。
[感谢阅读.]

[鹤一期]只是写一篇r.

试着做了一个链接.
第一次正儿八经的开车请多指教了.

往这里点